標題這樣寫,感覺妹妹好像是咻地飛出來的。
終於...終於....第二篇生產日記終於寫出來啦!

不過在眾親友千呼萬喚下,先貼張妹妹的照片吧!(妹妹:終於輪到我是主角了,(泣~))


自從妹妹出生後,阿慈每天都在仔細端詳妹妹,一整個很擔心。
妹妹剛出生時又紅又黑,臉又愛皺成一團,像個小老頭,之後也沒見有多改善。
眾親友紛紛捎來安慰,說妹妹很可愛,是為娘的慈想太多了。

就這樣端詳到第九天,女兒總算比較人模人樣了一點(還是媽媽的念力太強?)
眼睛也終於張開了(小貓來著?),雖然有點小但還蠻水汪汪的,叫人放心不少。

不過嘴巴怎麼還是歪歪的啊?
皮膚怎麼還是黑不溜丟地?
(你老爸可是砸重金讓為娘的吃珍珠粉,就是為了試圖破解他身上的基因遺傳啊)
怎麼還有雙下巴?!!
這鼻子也太塌了點,還有點鼻孔朝上~~這整容可以整朝天鼻嗎?

抱在懷裡還是覺得自
己抱了個男寶寶,想當初生兒子的時候,一點都不擔心寶寶的外表,還覺得越醜越好,這樣將來才有出息(不會分心泡妞之類的,反正也泡不到...)
生女兒就不同了,這也擔心那也擔心...從鼻子擔心到眼睛擔心到嘴巴又擔心到耳朵....
生女兒煩憂怎麼這麼多啊~~


正文由此開始....
好了,回到正題。
話說自前傳:生產日記(PART1-寶寶篇)可歌可泣的生產實錄
咻的一聲,時光飛逝歲月如梭,阿慈又準備要生寶寶了(還真快啊!)

讓我們把時光回溯到18天前,6/5那個週末.......

在「我倆沒有明天」,加上「好日子就要再會了啊」的心態下,
阿慈懷孕最後這兩週,每到週末就會想吃好吃的料理(下次再吃是何時啊~(望向遠方).......)
就這樣東市吃燒烤、西市吃咖哩豬排,也吃得非常忙碌。。。
星期六晚上吃完燒肉放題後,疼老婆的公子居然說星期天要帶阿慈去吃傳說中的老爺飯店高檔鐵板燒(哇!快看公子背後有沒有裝電池,我老公一定是被火星人掉包了啊!)

阿慈一整個很開心,心想明天有超級好料囉~~
殊不知命運之神在旁邊偷笑....

星期天早上八點多,阿慈肚子感覺隱隱作痛,奔了幾次廁所與神祕便便奮戰,屢屢敗下陣來,
還怪到秘結的頭上...跟公子念著本人已經是便秘末期...孕婦人生好黑暗啊~

九點叫寶寶起床後,痛楚突然變得明顯起來,而且痛完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叮咚叮咚!
...老鳥慈突然意識到:「啊是陣痛啊!」

所以決定是今天嗎?

陣痛強度不大,比上次半指被驗退還痛上一點點而已,決定先簡單做個蛋餅當早餐給寶寶吃(好媽媽上身),邊煎蛋餅邊款行李。

心想如果真的要生小孩,就要麻煩好友瑩先幫忙照顧寶寶,才能讓公子進產房握老婆的手陪產。
於是未雨綢繆慈又撥了個電話給好友瑩,以免好友瑩全家人趁週末跑出去玩,阿慈只好流淚自己生小孩。

過來人(指生過第二胎)的瑩電話裡還給了非常重要的忠告:「趕快去醫院,免得到時候打不到無痛!!」
可惜呆頭慈抱著僥倖之心,趁寶寶吃早餐時,自己又跑去洗個澡洗個頭...(一副老鳥到不行的樣子,這樣下去,想必第三胎大概可以自己接生了)。

最後還不忘在部落格上落了款,發了個公告(這位媽媽,什麼時候了還上部落格?!)

就這樣,一家人非常鎮定到醫院去了。

一到醫院,公子先帶著寶寶去停車,阿慈獨自踽踽獨行走到九樓的產房報到,此時陣痛強度已經變強,中途遇到兩波陣痛,還以為自己上不了電梯(想到自己拿著媽媽手冊、健保卡到櫃檯報到,還是覺得好悲涼啊~)。

結果護士一內診,對一副狀況外的呆頭孕婦慈說:「子宮口已經開兩指半囉!」

嚇!這也太快了吧!本人開始陣痛還不到一個小時耶~
(屁股大終於派上用場了嗎?)

阿慈:「兩指半?!」
護士:「對!」然後開始快手快腳安裝胎心音監聽、陣痛檢測、點滴架一些有的沒有的,並開始問第幾胎、預產期、是否要住單人房、有無要留臍帶血等等事宜。

等陣痛過去,阿慈也連忙打電話給救火隊(好友瑩)請她來醫院帶寶寶,這會兒可是來真的了。



打無痛分娩的抗戰
(以下為可憐產婦為自己權益奮戰實錄,簡直是意志力大戰啊!)

話說測到子宮口已經開兩指半後,
看護士們一陣動作,阿慈馬上表明立場:「我要打無痛分娩...」
(謹遵好友娟的教誨,要打無痛一定要先跟護士講,否則等到太痛可能也不給打了~)

護士:「有聽過無痛分娩的解釋了嗎?有簽同意書嗎?」
慈小得意:「有,有到麻醉科聽過了,不過只有簽一張藍色的單子,醫師沒有給我們簽同意書。」
(同意書快給老娘拿來簽一簽吧!30分開始計時吧!)
(註:如不知30分鐘由來請自行點閱:990528懷孕自言自語(37w05d):蛤!拉警報!

結果...護士不但沒有動作,還開始闡述大道理(這位護士您和之前那位麻醉科醫生是一掛的吧!)
護士:「....所以第二胎可能生的很快,會來不及,可能你開三指時就要到產檯準備生產了。」

嚇嚇?!三指上產檯?這也太快了?那那些吸吸呼,開五十元硬幣等等呢?

慈:「不是要全開嗎?也不用等看見胎頭嗎?」
護士:「對!因為第一胎生產子宮口開,子宮頸變薄是依序來,第二胎就會是一起來....」護士開始講一堆專業名詞,還用手勢加強描述子宮生產時的變化....
慈有聽沒有懂(都已經痛成這樣,誰還能靜下心聽生產護理課啊!)喃喃地說:「可是不打無痛很痛耶~」
護士:「沒關係,調整呼吸就可以比較不痛,不要怕,我們會帶你。」
(不要怕?!是我痛又不是你痛啊~~~)

此時陣痛又來。
慈:「啊~~~~~伊~~啊~~~」
護士:「來!鼻子吸氣,嘴巴說:『哈!哈!哈!』」
慈深吸氣:「哈!哈!哈!啊~~(破功)~~~」
(喔~~痛死了,一點用都沒有,呼吸法有用,我頭給你!!!!)

護士:「再來!鼻子吸氣,嘴巴慢慢哈氣,說:『哈~~哈~~~哈~~~~』」
慈深吸氣:「哈~~哈~~~哈~~~!」
(喔~~~什麼鳥呼吸法,沒有用沒有用,要不是整個人痛到不能動彈,阿慈一定跳起來搖護士小姐的肩膀...唉老天請賜給阿慈神奇的力量,熬過這次陣痛吧!)

護士:「腹部不要用力!腹部放鬆~」
慈:「嘎!喔~~(努力忍著腹部不用力),伊~~~~(太難~整個超出阿慈操控範圍,只好一直抓著床欄杆)」(怎麼可能不用力,這根本是違反人類本能!!!)

慈咬牙:「要觀察多久才能打無痛~~」
護士:「我先觀察一下你的情況。來哈氣,哈~~~哈~~~」
(不要再叫我哈氣了,給我無痛啊!)

慈:「可是到後面,開三指、四指,不是會更痛嗎?」
護士停頓了一下(似乎「不太想講,但又不得不說事實」頓了一下,最後很含蓄地講):「對,到後面陣痛強度會變強,長度也會拉更長」...大概怕阿慈又吵著要打無痛,護士又馬上補充:「不過後面真的很快!」

很快?!
對阿慈來說,現在每次陣痛都像是天長地久的痛~~~而且爆痛!!!!

過了天長地久,海枯石爛,XXX(消音)不知道過了幾分鐘,護士又回來。
阿慈已經被陣痛折磨到奄奄一息。

慈抓著欄杆(因為陣痛又來了)再次要求:「我想要打無痛!」
護士:「鼻子吸氣,嘴巴說:『哈~~哈~~~哈~~~~』」
慈:「哈哈哈~~」
護士:「腹部不要用力~~」
慈:「伊~~~我盡量~~可是沒辦法~~~啊~~~~~」
護士:「嘴巴慢慢哈氣,哈~~哈~~哈~~~~」
慈:「哈~~啊!啊!嗯~~哈~~~哈~~~啊~~~~~。」一波陣痛終於又過去了,痛得連修養這麼好的阿慈都好想罵髒話啊~(註:別誤會,不是罵護士~~)。

(請來人跟拉梅茲講一聲,叫她不要再呼嚨我們產婦了,呼吸法真的沒有效啊~(誤)~)

陣痛過了,忙碌慈又開始打電話安排生產後事宜(包含住院月子餐,還有晚上要請堂姊來看顧寶寶睡覺等事宜)

見護士回來。
慈:「要等多久,才能打無痛?」
護士:「我看看,現在開幾指。」

(又是一陣折磨,驗子宮開口真的是超痛,每次看到護士拿起手套,阿慈心底就一陣發抖。)

慈:「啊啊啊~~~啊~」
護士:「放鬆~屁股坐下來,放鬆我才能測~」
(這麼痛,要我怎麼放鬆!!!阿慈繼續努力命令大腦,違背人類本能地把臀部放下,好讓護士檢查)

護士:「現在還是兩指半又開一點點~~等等我再來看看,如果還是進展很慢,我再幫你安排無痛。」

然後又過了天長地久不知道幾分鐘,護士又進來,阿慈正在陣痛。
護士:「來!鼻子吸氣,嘴巴哈氣,哈~~~」
慈抓欄杆痛苦掙扎、冒汗,擠出了兩個字:「很痛~~」
護士:「等等我再看你子宮開口情形。來哈氣,哈~~~哈~~~」
(哈氣沒有用!!!!!,給我無痛、給我無痛、給我無痛啊!)

阿慈抓著欄杆撐著等陣痛過去,聽到公子和寶寶在外頭的聲音,又不能叫老公進來(小孩子不能進產房,公子只能在外頭陪寶寶),覺得自己實在太悲涼,眼淚默默流下來。
護士安慰阿慈:「我會在這裡陪你,配合呼吸就不會這麼痛了。」

護士安慰完阿慈,還貼心給了衛生紙,隨即又走出去了(啊不是說要陪我嗎?)
阿慈又被留在產房裡等著下一波陣痛。

悲涼啊悲涼~

過一陣子,護士再度出現,測子宮開口:「還是兩指半開一點點。」
慈黑暗中看見曙光,又問:「那可以打無痛嗎?」
護士又開始不拉不拉講述生產原理:「...(略過)......所以,通常打不到無痛,就已經生產了。麻藥要半小時才能生效,而且請麻醉科來,他們也還要備藥半小時....」
慈又痛又絕望地問道:「所以大部分第二胎生產就不打無痛嗎?」
護士:「對~」又加了一句:「因為真的有可能開到三指,我就要送你上產檯了。」

唉~~~無痛啊無痛!再會了啊~~~
阿慈開始往好處去想,至少不打無痛可以省下一筆錢,為了犒賞自己,阿慈要把省下的錢去請很多次家事管理來讓自己當貴婦,不然也要去三井宴大吃大喝一頓(搞不好還有明牌可以聽)。
可是真的很痛啊~~~真的痛到要瘋掉了(狂抓頭髮),病床欄杆都快被阿慈扯斷了~~~~

算了算了!還是給我無痛吧!錢再賺就有了,人生不用這樣苦待自己~~人生幾何還是對自己好一點吧(痛成這樣,這位產婦還有時間大演內心戲~)

就在阿慈內心努力說服自己「不打無痛省錢好處多」的當口,阿慈聽到公子接到手機的說話聲,好友瑩一家已經馬不停蹄地趕到醫院樓下,準備接走寶寶(真是大大的感激啊~~含淚叩謝瑩全家的支援)

過一陣子,公子終於進來陪苦命的老婆了。
(據說,寶寶被帶走時大哭,這是我愛兒第一次離開爸爸媽媽獨自一人,不過阿慈顧不了寶寶了,兒啊,你自己要堅強啊!)

終於抓著老公的手了。
感謝眾神的慈悲。

不過抓著老公的手,陣痛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啊,而這痛還真的是...(請原諒阿慈又想飆髒話了)...真的XXX很痛啊!
阿慈痛到不停地叫老公。人生真是太黑暗太黑暗了啊~~~

過了地久天長、海枯石爛、滄海變桑田、鐵杵磨成繡花針.....

原本已經認命的阿慈,實在痛到不行,想起第一胎打完無痛還可呼呼大睡的美好時光,看見護士又進待產室來,阿慈再度提出相同的要求(簡直像毒癮發作的毒蟲,一直跟護士小姐討藥~~)。

護士小姐又測了子宮口:「兩指半,再開一點點。」
阿慈:「那表示變慢了嗎?」
護士(不太願意承認地)說:「嗯,產程的確變慢了,你確定要打無痛嗎?」
阿慈非常肯定地點頭:「嗯---」
(不要再問了,快給我無痛吧!)
護士:「我20分鐘後再來測,如果還是沒有進展,我再幫你通知麻醉科。」

什麼!還要二十分鐘?剛剛不是已經等過了嗎?

護士又回頭補充:「你可以下床走走,讓子宮口開快一點。」

開玩笑,下床要是真的開太快,阿慈不就要這樣痛到生產,又不是要挑戰「嘿!我很會忍痛」大賽,
阿慈下定決定在床上好好躺好,死也不下床走。
慈低頭摸摸肚子,一直跟妹妹說話:「妹妹~乖乖喔,等一等喔,不要急~讓媽媽能夠打無痛喔~」

又過了天長地久、海枯石又爛、滄海變桑田、鐵杵再度磨成繡花針.....(請原諒阿慈成語字彙有限)

終於挨過漫長的二十分鐘(其實應該有三十分鐘)
護士又進來量:「還是兩指半又開一點點,你確定要打無痛嗎?因為備藥....」
阿慈打斷護士的解釋:「對!就算打了來不及生效也沒關係。」
護士再度問:「你真的要打無痛?」

吼~~這已經是你第七次還是第八次問我了。
要不是阿慈痛得厲害,不然就一個箭步跳起來狂搖護士的肩膀。
伊伊伊...(咬牙)..對對對..快...給.....老娘打..無...痛....!!!!!!

阿慈強撐最後一口氣,對護士非常肯定地說:「對~~~~啊....(陣痛又來了)....」
護士終於鬆口:「那我請麻醉科準備一下,也請把拔出來幫我辦手續。」

呼呼呼.....阿慈終於成功了!....無痛就要來了(流淚).....女兒你真是乖孩子啊......

過了XXX(嗶!再消音)的久,麻醉大軍終於來臨。
麻醉師說:「你確定要打無痛喔!」

對!不要讓我連你的肩膀也搖,快點快點!
痛到沒力的阿慈,只是虛弱地說:「對.........」

中午12:45  終於打到無痛了
國泰的麻醉師(與上次同一人)真的超專業,跟上次一樣,拱背不要動,針輕輕一扎,很快就打好無痛。
對於怕打針的阿慈來說,這輩子最希望被打的兩針就是上一胎與這一胎的無痛,快來快來啊!(跳草裙舞招手迎接)

救星來了啊!

雖然這次被多電了兩、三次(針頭滑過神經會有電到感覺),但是沒關係,有無痛就好了,
麻醉師臨走前,對旁邊護士念了一句:「這次打的有點低...」
讓阿慈還一時小擔心,這樣會不會影響無痛的效果。

但這疑慮很快就消除了,大概三秒,阿慈就感覺涼涼的麻藥流進身體。然後過幾分鐘,麻藥就開始發揮功效,阿慈開始從疼痛中解脫了,啊好舒服啊~~~~(再度飄上天)

什麼半小時,大概十分鐘就發揮麻藥作用了啊!你們這些愛情的騙子!

看看時間12點45分,從11點進到待產室,阿慈足足跟護士小姐ㄍㄧㄥ了快兩小時,才打到無痛!
(說什麼等三十分鐘,就可以打無痛,你們也太冷血......事後,同是護士的好友娟說:『你還等那麼久,我一開始就叫她打無痛了,直接叫我同事上來簽名。』果然是專業的,直接免廢話就打了,不像平民老百姓慈還得這樣爭辯、堅持,整整折磨了兩個小時。)

這是「有生產過」和「沒生產過」的人的差別。
沒生過的人會覺得兩三個鐘頭忍一下就過去了。
每個生過孩子的媽媽,都會點頭如搗蒜:「沒錯!一開始就叫她打,就算後來半小時就生出來也值得。」

因為人客啊!陣痛是by分鐘計的,分分秒秒都在強痛,度秒如年。
每次都希望下一個陣痛不要來啊!
而且你怎麼知道會不會一直陣痛下去~~誰知道寶寶什麼時候要來啊!
(再這樣歌頌下去,藥廠大概要顧阿慈當無痛親善大使了~無痛效果還是by個案而異,阿慈也有聽過有朋友因為體質的關係,打了無痛分娩但效果並不好。)

無痛麻醉發揮效用後,一整個舒服到不行。

打完無痛,阿慈一整個又從地獄飛到天堂。飛飛飛...飛飛飛...好幸福啊~~生產有無痛,夫復何求(這位媽媽,這成語用在這兒嗎?)

阿慈開始拿起相機,笑嘻嘻地亂拍起來。
然後又跟公子討親親。
此時的陣痛好像身外之物,會感覺到子宮微微收縮,還能很局外人地想著:「哇!這次陣痛超長,這要是沒有無痛,本人早就瘋了啊!」

此時,待產室一片和樂也融融的景象,護士要進來測子宮開口,應該也感受到「小小一針對病人生活品質有多大正面的影響」,希望她下次不要在阻擾可憐的產婦們的要求,乾脆一點就讓我們打無痛啊!

(照片:產婦界的救星-無痛分娩~)



「輕輕一按,舒緩您的疼痛...」說得一點也沒錯啊!


和第一胎生產日期一樣,兩年前也是6月6日打的無痛分娩,顯然妹妹什麼都要跟哥哥一樣。
只是上次是晚上十點打,這次是中午打。

照片:打完無痛分娩,這對夫妻倆又開始閒晃起來,公子則無聊到玩起手機來。
(公子這次學乖了,有機會就趕緊坐下來節省體力。)


照片:可憐產婦還要受這麼多折磨~


不過重點是紅色這玩意兒。


按下去就可以向北韓發射核彈...不是啦...這就是傳說中無痛分娩的麻醉藥按鈕。
這次阿慈學乖了,稍有不舒服就卯起來按~~~~我按我按我按按按~~~~~~

註:有鑑於上次到後來還是很痛,阿慈這次早問過麻醉科醫生有關於無痛分娩的重點:那就是不管怎麼按,機器有設定不會流太多麻藥影響生產,所以就放心地按吧!
所以阿慈一覺得微微痛度增加,就又趕緊按麻藥,讓自己舒服點....

加入催生劑。破水,超快產程
比起之前的度秒如年,阿慈過了一段快樂時光,人一放鬆肚子就餓了,還要求公子去買東西,開心地在待產房吃了科學麵、乖乖、巧克力...(又不是去遠足,這位產婦吃的東西也太奇怪)


由於產程明顯變慢,護士說醫生指示要加催生劑,問阿慈願不願意。
反正已經有無痛,打催生也不會痛啊!所以催生不催生於我有何關,打吧打吧!

就這樣在快樂似神仙中,護士不停進來量子宮口(測子宮口也不痛了,啊!灑小花灑小花~~)
突然之間破水了,護士說開三指了。

然後又過了幾分鐘,大破水,感覺好像石門水庫洩洪~~羊水一直奔流出來
阿慈因為麻藥打得太徹底,感覺自己好像局外人,但是心底也開始緊張起來,而且便意也越來越強烈...
(註:當護士的好友娟說,這表示這次無痛打得很成功,所以效果才能這麼好...原來無痛也有分成功和不成功喔~無痛很貴耶,麻醉師沒打好應該要酌量扣錢才對。)

啊!準備要上產檯了嗎?

護士們全部進入備戰狀態,快手快腳收拾床邊的東西。
看來是要生產了。
阿慈趕緊趁麻藥撤走前,連忙多按幾下麻藥(就像跟愛人分開前,多要了幾下親親)

告別了我親愛的麻藥,再會了啊(還是不要再見了,因為阿慈可不想生第三胎...嗯,話還是不要講太早)

下午2:00  再度上產檯
再次上產檯,一整個陌生,誰記得上次怎麼生的啊!
躺著覺得無助感很強烈,冷冷的產檯,怎麼不設計得溫馨一點。
醫生還沒來,助產士在旁隨時觀察阿慈的狀況,

助產士看了阿慈的肚子,和旁邊護士閒聊說:「很明顯喔~」
(什麼很明顯?是說現在就可以透著肚皮看到妹妹在裡頭嗎?阿慈聽得一頭霧水。)
阿慈正在胡思亂想時,
此時來了波強烈便意,讓人不由自主想用力,
慈:「我很想用力~~不舒服~~~」
護士在旁邊喊著:「不要用力!不要用力!」

唉~為什麼每次都要下這種「違背人體本能」的命令?
很難耶~~~~

非常難忍,阿慈邊壓抑自己想用力的本能邊急問:「醫生來了沒?醫生來了沒?」
護士:「醫生快來了,不要用力,哈氣!哈~~哈~~哈~~」
(怎麼又來了,來人啊!誰去跟拉梅茲說一聲,呼吸法真的沒啥效,不要再洗腦善良的護士們了)

陣痛中,公子也進產房來了,太好了手快過來...(要是沒趕上,準備讓老婆唸一百年吧)
能握著老公的手真的太好了(阿慈得了「不能五分鐘沒有老公秀秀」的絕症啊)

這次陣痛好長一波啊~
幸好,陣痛終於熬過去,但是阿慈覺得很不舒服非常想吐(可能是緊張所致)
護士們和助產士開始老經驗地跟阿慈聊天好轉移注意力,問著阿慈有關寶寶(老大)的事情。
護士們紛紛讚揚寶寶很乖、很可愛...此舉一劍命中癡心娘的心,阿慈馬上得意地和護士們聊起來,

護士甲還說,寶寶在外頭邊走路邊說:「當哥哥!當哥哥!我要當哥哥了!」

真的啊!我愛兒果然很可愛啊~~
得意加上本性隨和的阿慈,呆呆的就這樣和護士聊起天來,大家聊得其樂也融融,還真忘了自己要生產這件事。

又經過一次難忍的陣痛,醫生來了。
由於陣痛還沒來,於是醫生也加入聊天的行列。
現在是怎樣?不用生小孩開起閒聊大會了啊?

光著下半身地躺在產檯上跟醫生、護士聊天,還一副相談甚歡,真是很奇異的感覺。

等陣痛一來。
醫生馬上轉正經:「好!來!用力!」
這位醫生您情緒轉換也太快,阿慈差點跟不上。

阿慈連忙接指令跟著用力。
顯然這次阿慈方向非常正確,一用力就聽到醫生說:「好!非常好!出來了!」

蛤!出來了?!這麼快!才用力一次而已耶~阿慈真是天賦異稟啊!
不過後繼無力,啊!又卡住了。

醫生:「啊!還要再一次。」

痛痛痛...痛啊!
趁著陣痛又來,阿慈再度用力.....

醫生:「好!好好....出來了!」
呼~~~~~~
(註:顯然妹妹頭比較小,不然就是沒有卡到頭,而是卡在身體其他部分,因為卡住那當ㄦ沒有上一胎痛)
(又註:其實妹妹出生當兒,醫生也有評論:「哇!好胖一隻」,結果一量,3280g,比哥哥還大一點,不過這次連最後生產那當口也沒有第一次那麼低痛,不知道是無痛分娩這次真的被阿慈「利用得很徹底」,還是...還是...鬆了啊(悲~))

護士:「把拔!來這邊看Baby喔!」
然後一堆護士擁著寶寶,又是一場七嘴八舌的歡樂談話。
「好囉!要剪臍帶了...嘻嘻....把拔相機準備好了嗎?」
「哈哈...把拔你要照這裡嗎?...」
(這次的護士們比較活潑喔)

後來護士還把妹妹抱過來,又清點了一遍手指頭、腳指頭給阿慈聽。

孩子都生了,只剩下連壞人都聞風喪膽的「為幸福將來密密縫縫縫」的階段,
醫生準備要縫補前,還跟護士大大讚揚了妹妹的臍帶好粗,顯然在閱Baby無數的名醫眼中,我家妹妹臍帶可是數一數二的呢(啊~這是有什麼好特別講的?大概接生太多次,名醫常常專注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看到醫生準備縫補工作,憶起上次的經驗,阿慈內心又剉了起來
阿慈十分緊張:「要縫了嗎?剛剛有剪嗎?」
醫生笑著(對護士)說:「應該不要讓她知道的...」

挖~顯然這次無痛分娩有好好發揮效用,阿慈連被剪一刀都不知道呀!

不過縫補時還是有些痛,主要是戳下去那當口比較痛,但比起上次算小case了。
怕痛的阿慈還是有點受不了,醫生每縫一針,阿慈就跟著伊伊啊啊唱起歌來(這是阿慈轉移疼痛注意力的方法)。結果醫生和護士都笑了,覺得這位產婦也太鮮...唉,難道都沒人這樣做嗎?大家生小孩都這麼ㄍㄧㄥ喔~(都默默咬著木棒讓醫生縫補嗎?)

回到待產室,監測子宮收縮情形(半小時內是血崩的危險期)
妹妹也回到阿慈懷抱中,讓阿慈好好抱抱小寶貝。
上次此時寶寶是伊伊阿阿講個不停,這次妹妹只是不停地吐著泡泡(妹妹,你這樣就遜掉了啊!)

終於安然度過這辛苦、驚險的人生大關。
(呼~~~~~~~結束了,不要再叫我生第三個了~~)
任務達成。
寶寶有了個妹妹陪伴,妹妹也有個哥哥可以靠(父母給孩子最好的禮物就是兄弟手足,阿慈也算對寶寶有個交代了)

以上就是第二胎生產的實錄,從陣痛開始到生出來不到五個小時。
有夠快!
果然如江湖傳言所說的:咻一下就生出來了!(當然醫生後來加的催生劑,也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沒想到孕期間,阿慈啥運動都沒做半個,還是就咻~地生出來了。
真是好!好!好啊!

真的非常感謝眾神與祖先們的護佑(當然還有眾親友們的祝福加持)。
讓阿慈無痛也打了,也有握著老公的手一起度過生產的艱辛,真的很順產喔~~

謝謝各位!

後記1:關於測子宮開口
後來發現,測子宮開口似乎會因護士技術高低/媽媽的運氣好壞而有所差異,因為這次生產中途,曾有另一位護士來幫阿慈測子宮開口,居然沒有那麼地痛~~~
所以準媽媽們不用怕喔~~(現在才寫這句好像沒有太大用處,該嚇跑的應該全跑光了)

後記2:關於無痛分娩

第二胎生產日記大概3/5篇幅都在寫無痛,希望不要誤導觀眾。
打無痛分娩還是有其風險性,而且效果也會因每個人體質不同而有所差異。

阿慈很幸運地,沒有對麻醉劑過敏,打的成效也相當良好。阿慈私以為這跟國泰無痛分娩的麻醉師技術也有關聯,阿慈兩次都是同一人打的,新竹國泰的優點是:不管是白天半夜、平日週末,接生醫師和麻醉醫師皆是原本醫師負責,不會有假日就是變成是菜鳥醫師負責。

至於第二胎該不該打無痛,從旁人眼光來看,這無痛打只換來一小時的快活,好像很不划算(如果不是護士阻撓,阿慈至少也有三個小時的好光陰...(含恨握拳)...)

可是一點都不後悔啊~而且如果後來沒有加催生,也不知道要等多久~~

阿慈曾經試著解釋給公子聽:就像有人拿刀捅你,然後刀子還要轉個、戳個一分鐘才停。每次都這麼痛,你會願意一小時裡這樣每兩三分鐘就被捅一次???

公子搖搖頭完全無法感受阿慈的描述,公子笑:「沒辦法,老婆說要打就打了~」
果然是作大事業的人,英雄不拘小節,區區麻醉錢何足掛齒,阿慈真是嫁了個好老公啊~~

本人在此頒給公子和無痛分娩各一個獎牌。同樣都是讚讚讚啊!

前場戰役請點:
前傳:生產日記(PART1-寶寶篇)可歌可泣的生產實錄

創作者介紹

[暫時停靠的網站]慈的生活雜記/育兒亂搞日記

corundu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meiyu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candace
  • 白天看了你的blog,晚上我就生了,也是在國泰曾醫師接生,感謝你的經驗談,獲益良多啊~~
    進產房前,無痛我還特地壓了好幾下咧,腳都麻了^^
     
    現在也是在沁月的candace
  • 恭喜恭喜卸貨啦!曾醫師很厲害吧!很高興有幫到你,我第二胎也是按到腳都麻了,不過沒無痛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熬過去。沒想到這麼巧合你也是在沁月,好好珍惜你的貴婦生活囉!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財發個夠~
  • 還在跟食物泥奮戰的我....看到妳的生產記錄,心情真是開朗不少呢!!(會發現妳的網誌也是因為要查米豆跟水的比例而發現的!我兒子也是比較接受很稀的食物泥阿...希望餵食食物泥這段艱辛路,能越來越光明~)我兒子4m23d^^
  • 很高興能讓你開心,加油啊!副食品之路真的非常辛苦滴,不過凡事都是得摸索才能上手,等上手後就OK囉!4m一天餵一次就可以放自己大假,不用逼進度逼得太緊唷!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Bianca
  • 那妹妹跟哥哥的生日是同一天嚕!
    好棒呀!
  • 呵呵呵,是差一天,明確說起來是差12個小時,太可惜了~差點就可以省下一個蛋糕錢(扼腕)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小絜
  • 這位媽咪!妳超帥的!!連生產描述都能這麼生動!我都要為妳的生產日記甘拜下風了!!厲害厲害!!果然是江湖界內的高人!!失敬失敬!!不過話說..我第一次生產沒有打無痛耶!因為那天破水..則要24小時內生產!避免感染!所以我熬到了半夜12點多打了催生...直到半醒半夢中...深夜3點多開始規則陣痛!阿阿伊伊大叫了三聲...產指就全開了!清晨五點生下一個魔羯寶寶..若要看完整日記請複製這個網址連進去http://www.wretch.cc/blog/cleanpan/19969076
  • 謝謝!你的也很精彩(我很早就去看了,只是太忙今天才來寫回覆)讓我又想起那怎麼忍、怎麼躲都躲不到的痛,像海嘯一樣整個蓋過來...(抖~)你沒有打無痛實在是太強太強了(請受我一拜)不過後面阿阿阿三聲就全開也太快了吧,聽起來好像也是咻就生出來,第一胎這樣真不容易啊(恭喜恭喜),你兒子撐到後來大概就改變主意想說:「算了,還是出來好了」,結果搞得護士們措手不及。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潔西卡
  • 哈 你的第二胎好快阿
    而且你醫院的那個護士也太折磨人了吧
    人家要打無痛還在那邊囉唆半天
    不過麻醉大軍來的時候, 我的情形跟你差不多
    我也覺得他們廢話很多, 雖然這是他們的職責必須要解釋
    但是對於已經痛到天翻地覆的產婦來說
    那些解釋的時間都可以省下來啦
    恭喜你順利生下妹妹囉~~
  • 對啊!那護士也太盡忠職守了,殊不知我們很苦的啊~~沒無痛真的撐不過去真的是:「給我打---------就對啦」不過一切都很順利,謝謝你的祝福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瑪格
  •  拉梅茲,真的沒什麼用。想當初我還對著老公咆嘯,不要再叫我吸吐哈了。
    恭喜阿慈,一切順利。妹妹,真的很可愛。
  • 哈哈哈,我也想這樣對護士吼啊~~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還要放鬆,放個頭啦!真的是騙我沒生過小孩啊!拉梅茲真的是空中樓閣,我嚴格懷疑它是場騙局,在沒有無痛分娩的年代,用來拐騙無知婦女生小孩用的,例如:「生孩子不會痛啊,你只要學好拉梅茲呼吸法就大大不痛了,趕快懷孕吧!」謝謝你的祝福,第二胎真的蠻順滴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Eva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此則為私密回覆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小花
  • 哇!!
    第二胎真的是用"咻"的哩!!
    雖然是很"咻"啦!不過該痛的好像也沒少到~
    感覺很像只是時間濃縮版~痛苦依舊......
    還好已經嚇不到我哩!!
    哈!!我挾著第一胎剖腹的優勢~第二胎健保也是無條件給付剖腹哩!!
    如果我要再生~~只要爽爽的預約時間就可以了!!
    不過~~我還是沒種敢生第二個~因為照顧小孩真的很辛苦阿!!還有教育費......
    等我中大樂透頭彩~我就考慮生嚕!!哈!
  • 沒錯!該痛的都沒少到,想當媽一定要這麼苦嗎~~(回頭叫那個翹二郎腿就當爸的傢伙多去賺錢回來,不然還真不平衡)啊~健保給付那還不趕快去生...別擔心,老人家說小孩子自己會帶財,所以就卯下去生吧生吧!

    corundum 於 2011/06/21 21:24 回覆

  • Lynn
  • 您的生產文實在寫得太好了!我笑到流淚~~~怎麼可以這麼幽默阿!!!看妳的文章心情真是好,讓我緊張的心情放鬆不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